主页 > 兴农亮眼 >墙壁前方伸出一只手,手臂冒着青筋,指头用力地扣住板机。 >

墙壁前方伸出一只手,手臂冒着青筋,指头用力地扣住板机。

2020-06-28 热度115
阅读318

墙壁前方伸出一只手,手臂冒着青筋,指头用力地扣住板机。

首先,去除所有杂质。

房间里只有一面墙壁,墙壁前方,伸出一只手,手臂冒着青筋,指头用力地扣住板机,灯光从某侧射入,手以及枪的影子,投射在墙上,你盯着他们,用力地盯着,在这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多余的装饰。

你的心里假设一个钟面,继续看着手指、手的影子、手枪、枪的剪影。忽然开始迷惘,这四者之间,是枪的剪影握住现实的手指,还是手的影子,扣住手枪。不知道谁才是主体,你耸起肩膀,试图让肺部充满新鲜空气。

而时间继续在走。

房间的空无一物与不存在

阅读王天宽第一本诗集《开房间》,立即让我联想1993年黄荷生出版的《触觉生活》。其中第一首诗为〈门的触觉〉(一),黄荷生以无形的点、线相交,连接出现实生活,苍白的面向;同样具备形而上的哲理思考,王天宽建构的「房间」,反而是藉由有形的杂物,堆砌出一个,什幺都没有的空旷之地。

刮鬍刀、落地窗与半掩的抽屉,每一个细节都被时间注解,写诗的人在灵感瞬间、文字形成之际,就已经欠身离开,所有物件皆为幻化。王天宽建立一个房间,再继续从这个房间逃离,〈后来的事〉几乎可以串起诗集里,散落四处的意念:

你的手握住我的阴茎
那幺坚定
我每次都明白
后来的事

……

每次你握住我的时候
我都更加明白
过去的水溶着汙泥
在我的身上
在白色墙上
流出两条河来

两次
在看不见的远处慢慢握住彼此
相爱分离
那是后来的事

相爱是后来,离别是后来,写诗亦是。王天宽在自己的诗里缺席,前脚进后脚出,读者进入「房间」,可以随意移动由文字堆砌的家具,不需要自我沉溺厌世颓废的制式家具型录,王天宽的房间相对开敞,多了自由的气味。

「你刚刚的问题,我想到了,应该就是『无所动心』。」访谈进行到后段,王天宽再次实现「后来」这个概念,「我认为文字是目的而非手段。诗及舞踏,即是天真地去工具化,即去掉文字和形象表情达意的目的。回归无用,在无用中彰显自身,而非彰显写字的人。」文字凌驾一切可见,超越文类,自然没有制式的路线。就此随兴的特质,《开房间》里每一个思考的源头,都是为了反驳前一个自身意念而存在,如果创作过程可以具体化,我几乎可以看见意念的发射,以及激动的反弹。

窗框以外,还有另一扇窗

瑞典导演伯格曼执导的电影《野草莓》,开头描述了古怪的梦境:一位老学究走在无人的街口,他走向墙边的挂钟,钟面没有任何指针,正感到奇怪的同时,他掏出怀錶,怀錶依旧只有数字,时间的遗失暗示现实与往事的交叠,怀旧之余,产生出一种全新,矛盾的颤慄。

戏剧所毕业的王天宽,曾说过「喜欢冷硬的哲学书,喜欢不共鸣」,接触的是钱德勒、卜洛克等人冷硬派小说、抑或互动式剧场(河床《开房间计画》),哲学书籍、电影与剧场成为他的美学来源。呼应电影《野草莓》里的暗示手法,《开房间》里〈普通的一天〉,让电影场景渗入日常生活:

一片普通的云后面
可能藏了一位导演
安哲吗
柏格曼吗
对祂下达一个表演指令
要令教徒昏昏欲睡
令影癡迷醉

不知道是何原因
我有点奇怪地
和大家一起待在普通的一天里
没吃药
没折磨自己
看着天空
发现云很普通

看到这里,我几乎怀疑这是一本「可以一边配爆米花一边观看」的诗集。所谓的「开房间」,依照惯性,下一步是踏入,但王天宽要做的却是「跳脱」:诗中充满现实生活与电影画面的互涉,即使是现实生活,却以电影的方式呈现,读者跳脱成为观众,现实生活反而成了荒谬的电影。王天宽针对此说道:「开房间从订一间旅馆而延伸到隐密地打砲的性明示,『开』这个字就像我第一个句子充满矛盾和不和谐,我再把关起来的砲房重新打开,摊开四面墙,电影里没有隐私,人人都在打野砲,生活里没有真正的敞开。」

生活没有真正的敞开,王天宽除了用「电影场景渗入现实」的方式表现,另外也将人物在舞台上展演,窗框、落地窗与墙壁成了可以「透视」的布景,在舞台上展演……

……

精选推荐

乐豪炸金花ios_dafabet门户|早报数字|探险人类|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