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动态 >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

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2020-06-14 热度139
阅读460

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今年夏天,我忽然得了心肌梗塞的大病,好危险,差一点魂归离恨天,幸好我算很快地复原了。很多人都问我,病后对人生的看法有没有重大改变,对生死有没有看淡一点?我可以告诉各位,我一点改变也没有。可是,我仍然有一个最大的改变,那就是我要更加努力,将我的想法在有生之年告诉大家,因为这场病也提醒了我已是七旬老翁,如果再不努力,恐怕有些还不错的观念,就永远没人知道了。

 

这次生病,发生在某一个週六的晚上,在我要睡觉的时候,忽然感到剧烈的背痛,痛了整整一夜,也使我无法入眠。第二天一早,就央求我太太带我去挂急诊看病,我的症状是背痛,可是那些能干的医生却查出来我有心脏的问题,如果当时那些医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恐怕就完了。可见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注意到事情发生的基本原因。这件事证明了一切应该要从基本做起。

 

 

这个夏天,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有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的感觉,二○○八年可怕的金融风暴才过了不久,我们又要面对欧债问题,如果欧债问题真的非常严重,不仅欧洲经济会遭遇困难,甚至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倖免的。

 

欧债风暴中,最可怜的是希腊,这个国家一夜之间几乎失了主权,他们政府的施政必须听别人的指挥,德国说你必须减少预算,他们没有什幺办法说不。我们一面怕自己变成第二个希腊,一面又羡慕德国,因为对于整个欧洲来说,大家都要听德国的话,他说了就算数,毕竟德国是一个强国。

 

为什幺德国如此富强,而希腊如此不争气?理由很简单,德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工业大国,而希腊毫无工业可言,即使希腊的债务能被一笔勾销,经济就能够转好吗?他们的经济一直靠政府雇用大批的公务员,这种经济好得起来吗?

 

我有没有担忧我们会变成第二个希腊呢?我当然没有这种担忧,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过活了。我们是一个工业化的国家,而且我们的国家非常依赖我们工业产品的外销,如果工业产品竞争力不够,乃是非常可怕的事。

 

虽然我们的工业产品外销的成绩还不错,我们其实正面临来自中国和韩国的严峻挑战,有好一阵子,中国对我们是羡慕不已,尤其对于我们的电子工业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中国在工业上的进步,实在令我担忧。

 

前些日子,一位工程师来见我,谈到他们的产品,我问他这种产品有没有用到非常新而好的技术,他说当然有,我又问他是哪一个国家有这种最新最好的技术,他说是中国大陆,最令我吃惊的是这家工厂在河南。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河南有这种工厂的。

 

还有一次,我在一个场合遇到了一位工程师,他说自己最近设计了一种给LED生产线上用的仪器,令我难过的是这个仪器是替中国陜西省设计的,陜西省没有这种人才,于是找到了台湾,这位台湾的工程师就替他们做事了。

 

我后来发现,我无论在哪一所大学,教过的学生中,相当多的人在中国工作。

 

中国国务院最近发表了「新十八号文」,是关于国务院鼓励软体产业和积体电路产业发展的政策。看得出来,中国要加强软体和半导体工业,而且他们显然知道我们台湾是很注重我们的软体工业和半导体工业的。根据他们的纪录,中国政府在这类事情上是很有效的。

 

至于谈到韩国的崛起,我们面临的局势就更艰困了,三星、海力士都已在今年进入世界二十大半导体公司,韩国的现代汽车已经在全世界销售,从任何一个方向来看,我们的确受到韩国很大的威胁。

 

但是我们的国人有没有对这种情形担忧呢?实在没有,不信的话,不妨看看晚上的政论节目,也不妨看看平面媒体,至少我始终看不出国人担忧我国的竞争力。我只知道少数政论家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多数政论家都绝口不提,好像来自中国和韩国的压力是不值得担心的。国人的不担心,乃是我相当担心的事,但不是最令我担心的事,因为我总觉得即使大家想要使国家更有竞争力,也不知从何着手。

 

我虽不是青少年,却相当喜欢看小孩子跳街舞,在台北捷运车站,常可以看到小孩子在那里练舞,我有时到美国去,更加可以看到美国孩子在街上跳街舞。平心而论,的确是美国孩子们跳得好,为什幺?我发现并非他们的技巧特别好,而是他们比我们台湾孩子强壮,体格好的孩子跳起街舞当然比较好看,而且强壮的孩子也比较会做高难度的动作。

 

因此,我们如果要孩子的街舞表演得更好,让他们强壮一点就是首要任务。

 


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至于工业技术呢?

 

我最近上网去看了很多有名的半导体公司,他们的首页都会说明他们的新产品,而他们的新产品中往往都有放大器,放大器是何等古老的玩意儿,以我国专门研究高科技的工程师来讲,放大器没有什幺了不起,君子不为也,可是一位不会设计高级放大器的工程师,也不可能设计什幺伟大的电子仪器的。

 

因为我在教书,难免我要谈谈教育,有一次我给了一些英文题目给一所大学做,他们的学生做了以后,我发现开头的两份考卷答得非常好,以后的就差得很远了。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英文程度好的同学是中国来台的交换生,我也在清大教过中国来台的交换生,他们都在班上考到了前几名。所有我碰到的大学教授都说中国的学生在英文和数学方面根基都相当好。

 

我们一再强调要有好的大学,也一再强调英文的重要性,可是我发现即使非常好的明星大学中,很多大学生仍然犯严重的文法错误,很明显的,我们的英文教育忽略了最基本的部分。

 

我们大学数目之多,好像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其实很多大学生程度之低落,使很多教授不知如何是好。为什幺会有这种现象,简单的一句话,他们在念大学以前,根基没有打好。追根究柢的话,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在小学就没有注意到小学生的程度,丝毫不管一些程度落后的小学生硬是让他们一路升学。

 

我心知肚明,我的话并不是社会上一般人最喜欢听的话。也许,我的话脱离了主流思潮,叫大家从基本做起,乃是一件相当吃力而不讨好的事,可是我仍然坚信我们国家如果要有更强的竞争力,必须把基础打好,一切要从基本做起。

 

我长日将尽,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我的愿望能够实现。

 

 

更多来自李家同的《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下一个百年,仍必须从基本做起

 

 

 

本文作者:李家同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

 

 

精选推荐

乐豪炸金花ios_dafabet门户|早报数字|探险人类|网站地图 通宝tb222手机版_葡京二十一点平台 凯时娱人生就是博乐APP_博万通注册,博万通代理 菲娱平台注册地址_三牛娱乐平台app下载 聚星平台jx下载_凯时AG棋牌 太阳集团娱乐网8722手机登录_万利彩账号注册 letou瑞丰_天8娱乐登录测速地址 易胜博网址注册_大圣娱乐微信二维码 银猫娱乐_ku娱乐官方app mg摆脱网站试玩_发条娱乐2020最新版苹果 凯时E皆AG发财网来就送38_上葡京国际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