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动态 >槟民联恢复地方选举‧芝麻官也民选 >

槟民联恢复地方选举‧芝麻官也民选

2020-07-18 热度353
阅读387

槟民联恢复地方选举‧芝麻官也民选(槟城)继308一週年宣布每年颁发100令吉给乐龄选民的政策后,民联州政府在迎接308二週年时,宣布将落实地方选举,把第3张选票还给人民。在这之前,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一再表明需要修改联邦宪法才可落实地方选举,却于今日(週六,3月6日)作出突破性的宣布。他说,民联政府决定恢复地方选举,并授权选委会执行槟岛与威省市政局的选举,而成为全国首个準备落实地方选举的州属。他指出,槟州行政议会是经过数个月的考量后,最终于3月3日通过举行地方政府选举,选出市议员的决定。对此,槟州政府将根据联邦宪法第113(4)条文,授权给选举委员会执行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的地方政府选举。槟45年没地方选举他说,州政府已在3月4日通过邮寄和传真方式向选举委员会提呈授权信,相信委员会已接获有关函件。他指出,联邦宪法113(4)条文列名“根据第一条款阐明,联邦律法以及州律法除可以授权执行大选之外,也可以授权给选举委员会执行任何其他的选举”,这包括行使1960年地方选举法令和1976年地方法令以及其他。“为了推行建议中的地方选举,希望选举委员会能儘快针对地方政府选举的进行过程以及方式给予意见。州政府準备见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详细讨论这件事宜。”林冠英坦言,由于槟州已经45年没有进行地方选举,若要恢复地方选举,必须经过选举委员会的详细研究和讨论,因此希望大家能够给予委员会一些时间。他强调,州政府不会与其他民联州政府讨论落实地方选举的事宜,这是各自州属的事宜。林冠英是于週六早出席槟州体育俱乐部一项国际足球赛后,召开记者会作出这项宣布。这次国际足球赛共获得40队球员参与,其中20队是来自8个国家,包括汶莱、印尼、新加坡、澳洲和菲律宾等。出席开幕礼的人士包括筹委会主席S.山克。林冠英强调,州政府将致力把威省打造成州内的重要运动旅游区,以製造更国就业和商业机会。“州政府也会提昇州内的设施和举办国际性活动,让槟州成为国际城市,成为外国民众选择到访的地方。”依程序逐渐落实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被询及为何之前不落实地方选举时表示,那是一个落实地方选举的过程。至于希望何时落实地方选举,以及是否能够落实地方选举的问题,林冠英强调,他不想猜测性的回应,或把课题色彩化,只会根据一切程序逐渐落实地方选举,做到还政予民。民联执政前,给选民的其中一个承诺,就是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但距离308两年过去了,民联执政的4州却没有一个落实这个诺言。第12届大选之前,民联签署了公民团体提出的《人民宣言》,这份中文版本长达19页的《人民宣言》重申“一人一票”的选区划分原则;而民主行动党更曾在正式推介“恢复地方议会”选举运动,此运动喊出的口号是“还我民主第3票”,目的在于重新提醒人们对地方政府施政,以及其对自身居住环境的影响。308大选后,民政党国会议员曾在国会提及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事项,但未获得中央政府正面回应。虽然民联政府对于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不抱很大的期望,不过他们将向中央政府尽力争取。马华刘一端:我支持马华槟州联委会执行顾问刘一端也指出,他个人是支持恢复地方选举,以让地方上的民生问题更有效的解决。他说,如果有地方上选举,市议员们就有选票的压力,因此,地方的问题就会获得更有效率的解决,因此他个人支持恢复地方选举。他认为,州政府之所以一直不能实行地方选举,相信这是受到法律上的限制,其他州也是这样的情况,但希望,无论是国阵或民联执政,都应该修改法令,以让每个州可实行地方选举。槟国阵斥没诚意落实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宣布致函予选举委员会,以恢复地方选举,但槟州国阵却认为,这只是林冠英的政治花招,没有诚意要恢复地方选举,国阵也促请槟州民联成立特别小组来研究如何落实地方选举。槟州民政党秘书汪天来指出,林冠英这样急于宣布落实恢复地方选举,相信是有2大原因,第一,他要向人民做交待,因为这个是行动党的在2007年的竞选宣言,第二,民联想通过这个宣布,在308二週年前夕进行保温。促设小组研究他说,由于行动党在大选前,曾经多次提到党一旦执政将会恢复地方选举,但如今已经执政2年,地方选举还没有任何进展,在面对诸多压力下,林冠英唯有急于向公众交待,以避免被指食言。他认为,在308一週年时,林冠英宣布回馈老人100令吉的计划,如今已经在迎来308的2週年时,他又宣布恢复地方选举,完全是从政治角度出发,想给人民带来一些振奋的消息,以保持上台的高民意。他指出,如果林冠英有诚意落实地方选举,州政府应该成立小组来研究如何,如何去落实地方选举,并且定期向公众宣布这个小组工作的进展,包括研究有关法律上问题。但他有强调,如果州政府真的落实地方选举,他将会支持这项政策。邓章钦:无法进行地方选举虽然人民热切盼望由民联执政的州政府能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以把人民失去了的“第三票”还给人民,但雪兰莪州议长邓章钦却却坦承,民联目前依然没有办法进行地方选举。州与中央步伐不一致他在去年出席由雪州政府和隆雪华青主催,并联合宗乡青及黄氏登进家族会举办的“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讲座会上曾表示,2007年的“还我民主第3票运动”是由民主行动党展开的,而人民公正党和回教党都没有推动这项运动。不过,他承认,民联政府在道义上依然需要推行地方政府选举,但却面对了法律问题。他说,大马本来有地方政府选举,但国会却在1976年制定了《地方政府法令》,并在第15条款注明,“所有与地方政府选举相关的条文必须停止生效”。不过,联邦宪法113(4)条文注明,联邦或州法律可赋权选举委员会举行国会和州立法议会选举以外的选举,即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可立法授权给选委会进行地方政府选举。邓章钦说:“我们可以不理会《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因为所有法令都是附属于联邦宪法,联邦宪法才是最大的。州可以授权,但是州立法又和《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有矛盾。”他认为,如果联邦政府也是由民联执政,就可以协调,但是,现在情况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一致,所以雪州政府就无法授权选委会举办地方选举。民政邱显昌指玩花招槟州民政党公共投诉局主任邱显昌指出,林冠英的宣布只是政治上花招而已,如果他真的有诚意落实地方选举,就应该早就落实,而不是等到2年后才谈如何去落实。他说,几乎每一届大选,行动党都将“恢复地方选举”为竞选宣言,但行动党执政槟州后,却一拖再拖,根本没有诚意去落实,这也显示行动党出尔反尔,欺骗槟州人民的选票支持。他认为,林冠英不应把责任推卸给其他人,州政府应该成立特别小组来研究如何去落实,而不是停留在“嘴巴讲爽”的阶段。恢复第三票各有看法暂难办到■雪兰莪州议长邓章钦:“民联目前依然没有办法进行地方选举。如果联邦政府也是由民联执政,就可以协调,但是,现在情况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一致,所以雪州政府就无法授权选委会举办地方选举。”意见分歧■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各界对于州政府是否能推行地方政府选举持有不同意见,有者认为可以在无需修改宪法或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下落实地方选举,有者则认为只有修改地方政府法令及紧急条例才能落实。”法律约束■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现有法律并不允许州政府单方面推行地方选举,只有选举委员会有权利宣布选举。所以,恢复地方议会与否的关键操纵在中央手中。”由谁付钱■研究地方政府选举的学者吴万励:“我不觉得现在的法律允许民联政府举行地方政府选举。因为就算民联政府可以跳过的地方政府法令,援引联邦宪法来举行地方政府选举,他们还是需要选委会来主办选举,我并不觉得选委会会听命于民联。此外,主办选举需要花费很多钱,谁将支付这笔钱?”受限法令■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民联因受限于地方政府法令,无法推行地方政府选举。”恢复第三张选票的管道■州政府可在州议会内寻求通过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不过票选出来的市议员合法性可能受到挑战。■在国会内通过动议,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向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要求批准落实地方政府选举。若部长同意,并在内阁寻求通过后,就算不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也可以进行地方政府选举,因法庭不能挑战部长的最后决定。地方政府选举历史150年前曾民选地方官大马地方政府选举的历史,可追溯到150年前的市议会委员选举。根据吴万励在《地方政府选举和地市政治的死亡》(The Demise of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sand Urban Politics)一文中的叙述,1857年12月,英殖民地政府首开先河,举行海峡殖民地市议会委员(MunicipalCommissioners)选举,允许居民在5名市议会委员当中投选3人,委员会主席则由官方委任。可是,这个民选机制只是昙花一现,乔治市市议会在1913年就废除了市议会选举。38年过后,市议会选举才又重现。1951年12月,乔治市市议会举办了选举,让居民在15个市议会席位中,投选9个民选代表。1952年,非海峡殖民地的人民终于也有机会投选心目中的地方议员,吉隆坡市议会和各地的新村逐渐举行各自的议会选举。马来亚在独立后,地方议会选举也日益蓬勃。联邦政府在1960年通过地方选举法案,规定每3年普选一次。但是,地方政府选举的好景不常在,1964年联盟在大选中取得辉煌战绩后,就开始检讨地方议会选举的必要性。1965年,乔治市议员被指滥权,被州政府接管,选举暂时被冻结。同年5月,大马就因马印对抗,进入了紧急状态,颁布了《紧急法令》,冻结地方政府选举,地方政府选举逐成马来西亚人40年的缺憾。你知道吗?甚幺是九品官?九品中正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一种重要的官吏选拔制度。又名九品官人法,分为9个等级,作为政府选用官吏的依据。品共分为九等,即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但类别却只有二,即上品和下品。一品无人能得,形同虚设,故二品实为最高品。三品西晋初尚可算高品(上品),以后降为卑品(下品)。所以说,在古时代的中国,九品官就是官场中等级最小的官员。‧2010.03.06
精选推荐

乐豪炸金花ios_dafabet门户|早报数字|探险人类|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