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生科 >Bremain或是Brexit可能不是问题 >

Bremain或是Brexit可能不是问题

2020-08-13 热度934
阅读515

Bremain或是Brexit可能不是问题

《哈姆雷特》作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首,哈姆雷特的经典独白「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更传诵至今,当中的张力在于如实反映人们面对未知的生死及将来,要作出抉择时的挣扎。英国就欧盟问题酝酿至今,留欧派及脱欧派为了争取支持,不断描绘另一个选择只会将英国拉下国内经济不景、国际地位不保的万丈深渊。在外来人看来,英国人的一票似乎是决定未来十数年英国,甚至欧洲的生死,犹如哈姆雷特一样面对生与死的抉择。

留欧脱欧或非生死攸关

无疑英国对于欧盟举足轻重。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员,她与法国可以代表欧洲在安理会作决定性意见;英、德、法三头马车亦象徵着旧世界的影响力并没有式微。作为共同市场内支持自由贸易的一员,部分欧陆国家的改革派视英国为体制内必要的「丑人」,希望借英国的力量推动欧洲改革。英国相对成熟的金融市场及对欧的贸易往来,一时三刻根本不可被取代。

但正因如此,这次英国公投也许不过是欧盟发展历程上的一个枝节,而这些枝节在欧盟发展史上不时出现:1965年法国的戴高乐将军不满共同农业政策而製造的「空櫈危机」、1970年代欧洲面临「僵化症」、2005年法国及荷兰民众否决欧洲宪法等,也曾被当时的国际社会视为欧盟面临分裂的时刻,但至今欧盟仍挺过去。爱尔兰学者Brigid Laffan曾以「实验联盟」来形容欧盟,指欧洲整合从来都是「行两步退一步」的过程。「Bremain」或是「Brexit」,对英国及欧洲而言可能不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打破禁忌及重新着地的英国公投

对笔者而言这次英国就其与欧盟关係作公投的最大影响,是在于它打破了离开欧盟及建立真正的「多速欧洲」的政治禁忌,以及将欧盟政治拉回民众的生活之上。儘管不少人视英国公投脱欧是「史无前例」,但实际上在1985年已有首宗案例——格陵兰以公投方式离开当时的欧共体——当然英国对欧盟的重要性对比起格陵兰不可同日而语,格陵兰的国际法人地位与英国亦不尽相同。这一段历史在整场讨论中似乎无人提及,不禁令人怀疑「不能离开欧盟」从来只是一个政治禁忌多于实际操作,也是在欧洲大一统思想下一直被抹煞的选项。

但英国这次先向欧盟要求谈判,然后就英国与欧盟关係展开公投,实际上是一个开明的先例解决欧盟内部冲突,填补了《欧盟条约》第50条有关欧盟成员国希望离开的「实际政治操作」:成员国可与欧盟谈判釐订不同的会员条件,然后将这些条件放到成员国公民手上决定,合乎欧洲执委会前主席巴罗佐提出欧盟是一个「非帝国的帝国」的构想。事实上,打从欧债问题于2009年爆发后以布鲁塞尔及柏林为首官僚向「欧猪」各国施压,以及去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声令下废除《都柏林规定》,均让不少欧洲国家认为欧盟只会遵从来自柏林的指令无视其他发展不及德国的国家,有人甚至讽刺今天的欧盟不过是「第四帝国」,欧洲各国臣服于德式经济霸权及官僚纪律之下。

而根据最新的欧盟官方民调显示,自2004年有一半受访者相信欧盟体制,到今天仅32%,反之不信任的由36%上升至55%,欧盟的认受性危机早已植根,英国公投不过是引爆问题的导火线而已。事实上,从管治的角度而言,也许欧盟内部或许乐意见到卡梅伦这种「小人」手段,挟英国公投与欧盟领导层谈判,多于希腊或匈牙利这些激进左右翼政府,会忽然拒绝执行欧盟某些法规来威逼欧盟就範。

一课很好的公民教育

另一方面,从正面的角度出发,这次公投也许将英国甚至欧洲民众与欧盟之间的距离拉近,改变欧洲整合一直被视为政治精英间博弈的形象。毕竟近半年的讨论,留欧及脱欧展示出不同的数据及英欧关係的愿景,也努力揭破对方不同的数据谎言。当然我们从来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但对于希望在投票前认真思考英欧关係以及英国前途而已,这次的公投实为一课很好的英国及欧洲公民教育。而假如成功留欧的话,民众也愿意接受这是他们社会的集体选择。而即使脱欧派获胜,也意味着英欧关係不过是走向新的一页。从脱欧派那副「一切如常」的嘴脸,也许新的英欧关係在经济上分别不大,长远对欧盟对英国可能是双赢局面:欧盟走向「前所未有的联盟」同时,与「道不同」的欧洲国家建立不同形式良好的政治及经济关係,真正落实「多速欧洲」区域治理体制,才是建立「非帝国的帝国」的正确道路。

精选推荐

乐豪炸金花ios_dafabet门户|早报数字|探险人类|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